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降多升少 存“补血”压力

来源:全球经济热点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7日 08:44:31

      在经历过多轮融资后,A股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不过,中报显示,多数上市银行出现充足率下降情况。

      26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15家资本充足率较年初出现不同程度下降;16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14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随着资管新规落地、监管强化、银行回表压力加大,资本损耗压力会加剧。此外,银行资产规模扩张也会带来资本补充压力。

      公布中期业绩有不久,工行即抛出了优先股发行方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0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工行其他一级资本。

      而在中期业绩发布之前两个月内,就有至少四家银行发布补充资本的公告。目前,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和杭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只高于监管红线不足1个百分点。银行业或又将迎来一波资本补充潮。

      资本指标降多升少

      五大行中,上半年完成千亿定增的农行,以及建行资本充足率微升,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较去年末分别下降了0.01个与0.03个百分点。工行、中行、交行三家大行均出现资本充足率下滑。

      其中,工行三项指标下滑最为明显,截至上半年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12.77%下降至12.33%,一级资本充足率从 13.27%下降至12.81%,资本充足率从15.14%下降至14.73%;中行三项指标分别下降0.16、0.2、0.41个百分点;交行则分别下降了0.14个、0.17个与0.16个百分点。

      股份行中,除浦发和平安外,其他六家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城商行中,北京银行、上海银行三项指标也出现下降,其他六家各有升降。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和杭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只高于监管红线不到1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A股26家上市银行中,15家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有所下降;14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16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

      《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 (试行)》要求,到2018年底前,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与10.5%。

      评级机构东方金诚研究显示,在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2017年以来商业银行主动压降同业资产及SPV投资的规模,相应加大了贷款投放力度,使得贷款增速整体超过资产增速。同时,受资管新规及银信合作政策等的约束,商业银行原来存续在表外的非标投资陆续转回表内,在一定程度推升高风险权重信贷资产的增速。虽然贷款占比提升对生息资产收益率的增加具有直接促进作用,但由于信贷资产对资本消耗较大,随着表外非标回表进一步推进,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将进一步显现。

      国信证券分析师董德志认为,一方面,近几年银行规模的不断扩张以及不良贷款率的上升,使得资本消耗较为严重,一些银行向“轻型银行”方向转型,走“轻资本、轻资产、轻成本”的道路,以降低业务发展对其资本的影响;另一方面,过去银行将表内的一些业务不在风险资产体现或降低权重,这实际上降低了真实的银行监管资本要求。

      而在今年监管趋严、整治影子银行和监管套利的背景下,这些表外项目都将要回表,而回表之后资本充足率就会下降,这也意味着其面临大量补充资本的需求。

      资本补充期待新工具

      银行补充资本充足率有多种资本工具,按相关规定,定向增发可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优先股可补充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次级债、二级债可补充资本充足率。

      监管对资本补充工具也有不同的要求,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监管对资本金的考核不仅看总量,还看结构。一级资本必须来自于股东权益,所以银行只发资本债“补血”还不够,因为那只能补充二级资本。但股东权益一部分来自于盈利,一部分来自于增发新股,增发新股又受制于现有规定,即低于净资产不能增发新股。“对许多上市银行不利的是,它们的市净率都低于1,也就是不满足增发新股条件,导致一级资本补充不进来。”鲁政委表示。

      此前,监管部门已发文明确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3月12日,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提出支持资本工具创新、拓宽资本工具发行渠道、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扩大投资主体范围、改进资本工具发行审批工作等方面的意见,提升银行体系稳健性。“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二季度数据测算,截至2018年6月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净额占资本净额的比例分别为78.53%、4.07%、17.40%。”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表示,由于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的不足,导致国内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十分接近一级资本充足率。

      徐承远表示,未来国内商业银行有望在其他一级资本债券工具及具有更强资本属性的二级资本债券工具实现突破。一是以具备“无固定期限或超长期限”特征、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债券工具有望成功发行。二是在监管协调下,成功推出涉及转股条款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以及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

      徐承远认为,上述创新型资本补充工具中,其他一级资本债券工具均具有期限永续或至少超过30年、受偿顺序位于一般债券及二级资本工具之后、在达到触发条件可以减记本金等特征。相比目前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具备更强的资本属性和损失吸收能力,但受偿顺序位于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之后。

      在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之前两个月内,就有至少四家银行发布补充资本相关的公告,包括张家港农商行公开发行A股可转债的申请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25亿元;宁波银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申请获得证监会通过,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贵阳银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募集金额不超过50亿元;浦发银行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获银保监会批复。

      此外,目前,中信、浦发、民生和平安银行分别有400亿元、500亿元、500亿元和260亿元的可转债尚待金融监管部门核准,民生、兴业和光大则分别有200亿元、300亿元和500亿元优先股已经获股东大会通过。

      原计划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南京银行,历时筹划一年140亿元定增未获证监会审核通过。

      兴业证券研究预计,由于目前银行间流动性宽松,有利于获得较优的发行利率和时间窗口,未来仍有其他银行可能陆续披露优先股再融资方案,除了工行外,大行中的建行、农行,股份行中的浦发,都有再次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的可行性。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全球经济热点网 刘恋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22804号

Copyright © 2011 eco.focu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