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猛角力 美伊石油争端牵动世界神经

来源:全球经济热点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7日 03:26:48

      据美国之声报道,美国于5月2日起结束对伊朗石油购买方为期6个月的豁免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美国将对伊朗政府施加“最大的压力”。

      伊朗则选择无视美国的禁令。据路透社报道,伊朗总统鲁哈尼发表讲话时称,“伊朗不会屈从于美国的错误决定,将继续出口石油。”

      美国和伊朗石油争端持续发酵,中东紧张局势再升级。

      美伊对峙 互相威胁

      “使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剥夺伊朗政权所需资助恐怖主义和海外暴力战争的收入。”美国国务院强势表态。对此,伊朗直面回击,路透社援引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5月1日的发言说:“美国无法使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而且伊朗的邻国夸大了他们的生产能力,他们的石油产量并不能提高到把伊朗石油排除到国际市场以外的水平。”

      “牵一发而动全身。”据德国之声报道,美国的制裁行为引发了世界市场的担忧。4月底,全球原油价格攀升至6个月以来的最高价位。为控制原油市场价格,白宫表示其已与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展开合作,从而弥补伊朗原油在市场的空缺。伊朗石油部长尚甘尼放话称:“如果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威胁到伊朗的利益,伊朗将不会保持沉默。”分析普遍认为,伊朗此举意在警告沙特阿拉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数据称,受美国经济制裁的影响,伊朗经济衰退将继续加深。今年预计将萎缩6%,通胀率可能飙升至40%以上,为1980年以来最高水平,位居全球第三。

      面对美国的全力“绞杀”,伊朗并非没有杀手锏。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伊朗革命卫队海军司令的威胁称,如果伊朗无法出口原油,那么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其他国家的石油也无法通过。

      不仅如此,伊朗外长扎里夫于4月28日再度公开强调,退出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已成为伊朗的“一个选项”,而且伊朗当局有着“大量选项”。据德媒报道,自去年起,德黑兰方面就曾多次威胁要退出该条约。

      双方角力还在继续。《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特朗普政府将开启对伊朗的新一轮经济制裁,瞄准商业公司和金融机构,旨在切断伊朗的金融和贸易。

      步步为营 各有算盘

      “美国抬高国际油价,为其页岩油和页岩气的生产提供了有利的价格环境。”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冬分析称:“由于页岩油和页岩气的生产成本很高,它需要高的价格环境才可以维持生产。如此一来,既可以有效带动美国就业,另一方面由于油气出口禁令,页岩油气的开发也给美国带来相对较低的国内能源价格,同时有助于拉动制造业和工业生产。”

      然而,分析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制裁政策并不能达到如期效果。据路透社报道,OPEC秘书长巴尔金都5月2日表示,伊朗的现状对整个市场和能源行业都有影响。“把伊朗石油从市场上完全清除是不可能的”。

      美国对伊朗的单边制裁已有40年之久,伊朗积攒了丰富的反制裁经验。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陆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一方面,伊朗对外展示其强硬立场,同时将继续使用多种手段应对,如走私偷运、与周边国家串换出口、降低油价来吸引买家等;另一方面,伊朗将积极争取国际社会支持,以外交拓展回旋空间。”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29日消息,伊朗海军司令侯赛因·汉扎迪确认伊朗将会与俄罗斯在伊朗南部海域进行联合军事演习。此外,伊朗还积极与贸易方伊拉克、叙利亚和中亚国家展开互动。

      “美国更多的是在制造一种紧张局势,并不想卷入战争。”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健分析认为:“美国对伊朗制裁,实际是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一部分。一是通过强调伊朗威胁,借机向阿拉伯国家出售武器,为美国利益服务,同时施加其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二是满足以色列制约伊朗的条件。”

      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意图于近期推出美国和以色列在中东的“世纪交易”。交易实则是一个试图一揽子解决巴以问题的“和平方案”,从已有内容来看,方案明显偏向以色列,引起了很多阿拉伯国家的担忧和不满。李伟健认为,美国将国际社会的注意力吸引到伊朗问题上来,实际上是在为推出“世纪交易”做掩护。当前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已经成功连任以色列总理,下一步,特朗普将努力实现连任目的,以期共同实施该设想。

      多方博弈 危机潜伏

      普遍分析认为,国际油价上涨不会成为常态。“当前常规油田投资吸引力降低,国际石油上游投资不足,导致石油产量下滑,价格抬高。未来,产油国为平衡财政收支,势必会出台相应政策或协议来争夺国际投资,届时油价将会回落。”刘冬分析称:“同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协议,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其他产油国增产配合,否则制裁将无法生效。”

      沙特阿拉伯成为美国实施制裁的关键因素。《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于2016年达到历史最高产量1240万桶/日。相关分析认为,沙特阿拉伯特虽已承诺会在必要时提高石油产量,但其增产能力有限,且其需要借助较高油价来保持财政平衡,这种现实与美国意图相悖。

      据路透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此前表示,已经做好了满足各国市场原油需求的准备,但碍于其与OPEC维持产量的协议还未到期,不会立即提高原油输出量。美媒报道分析称,俄罗斯很可能在经济和外交上,成为美国此次制裁行为的最大赢家。

      据欧联通讯社报道,为绕开美国“长臂管辖”,法国、德国、英国为伊朗特别设立的贸易结算机制INSTEX日前已取得积极进展。相关报道称,欧盟代表与法德英三国外长4日发表联合声明称,将坚定维护伊核协议,共同维护对伊合法贸易。

      阿拉伯国家对美国的响应也并不积极。李伟健指出,“包括伊朗在内,阿拉伯国家意识到国内的发展问题更为严峻,所以特朗普政府要想挑起大的冲突不太可能,但不排除触发中东局势紧张的可能性。”

      陆瑾认为:“如果伊朗被逼得无路可走,将对以色列等地区对手进行报复性打击,通过什叶派民兵组织猎杀美国军人,美伊、伊以发生直接冲突的风险加大。一旦伊朗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可能引起新一轮的核竞赛,导致以色列对伊朗开战,美国被迫加入,中东将面临一场新的地区战争。

      关于此次美伊石油争端的后果,刘冬表示,不能忽视潜藏的石油资源国财政问题。自1973年后,世界只出现过一次逆资源民族主义,即产油国政府降低石油利润分成,为国际石油公司提供有利的投资条款。“当前资源国的财政失衡状况比1986年的价格战时期更为严重,极有可能引发产油国间的进一步竞争。”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全球经济热点网 王卓夫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22804号

Copyright © 2011 eco.focu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