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森走了,乔布斯的苹果死了,库克的苹果能嚣张多久

来源:全球经济热点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3日 10:31:59

        范冰冰和李晨分手,那句分手的宣言金句意味深长: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

        苹果的设计之神,乔布斯“在苹果公司的精神伙伴”乔纳森·伊夫要从苹果离职了。估计乔纳森对李范的分手宣言是最有感触的,因为2011年乔布斯仙逝后“苹果不再是苹果,苹果依然是苹果”了。

        乔布斯的精神伙伴,苹果设计之神乔纳森走了

        苹果的卓越源于其有三驾马车:对“计算设备”颇具前瞻和创造性认知的乔布斯;坚持的功能主义设计理念的设计看门人乔纳森·艾维;削减成本、缔造供应链、促进销售的“运营之神”库克。

        但现在苹果这三位大神,乔布斯已经仙逝,乔纳森·艾维准备离开,只剩下库克一人主持大局,独立支撑。虽然乔纳森·艾维之位有人顶替,但木桶的短板效用在日益凸显。

        同样是苹果,却有大相径庭的味道。这是现实生活中的苹果给我们的直观感受。品种不一样,苹果味道就不一样;同样的品种,不同的产地,不同的种植人种出来的苹果,味道也不一样;即使同一个树上结出的苹果,味道也不一样。

        老祖宗晏子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乔布斯去世,乔纳森·艾维离职,苹果正在经历由橘变枳的转变。

        乔布斯与乔纳森惺惺相惜,走得最近,两人在经营理念上高度重叠,都对“设计、功能和体验极其着迷”,主张“创造优秀的设计和美好的体验”,两人合作推出iPod、iMac、 iPhone、iPad等众多革命性创新标签的苹果产品,将苹果推向科技创新型企业的世界之巅。

        乔纳森如此评价他与乔布斯的英雄所见略同:“当我们看一个事物时,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和我们的大脑所认知到的东西,是完全一样的。我们会问同样的问题,对事物有相同的的好奇心。”

        虽然库克膜拜乔布斯,最终乔布斯也把库克钦定为自己接班人,但库克和乔布斯不是同一类型的人,乔纳森和乔布斯才是。或许在交出权杖前,乔布斯曾经美好地设想过:乔纳森的设计理念+库克的经营天才,可以保苹果屹立世界,百年不倒。但乔布斯没想到乔纳森与库克理念不和,乔纳森被活生生地气走,扔下了苹果这个开始霉烂的摊子。

        开始霉烂的苹果已经不再是苹果

        2011年10月,苹果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乔布斯去世,库克上位,苹果开始了“苹果不再是苹果”的蜕变。

        乔布斯注重科研创新,有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在他主导下,苹果推出了很多革命性产品,引领业界前行。

        库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一切以短期利益为导向。在库克领导下,苹果抛弃了乔布斯精神,改变了沉淀下来的基因。在经营上,库克把苹果做得风生水起,市值高达9000多亿美元,甚至一度超过1万亿美元,营造了后乔布斯时代苹果的表面风光。

        可全地球人都明白,在科研创新上,库克时代的苹果已经乏善可陈,后继无力,颓废不断显现。这些年,苹果仍然创造了不错的商业效益,不是库克有多神奇,而是在吃苹果老本,在透支乔布斯时代的创新成果和品牌积淀——乔布斯时代的产品实际上领先行业数年,加上库克的强大营销能力,在后乔布斯时代迎来短期的销售繁荣就成为一种可能。

        但坐吃山空,后乔布斯时代,苹果已经拿不出像样的硬件产品了,发布的包括 Apple Watch、AirPods 等在内的多款代表性硬件产品,没有一款在革命性和受欢迎程度等指标上,达到了乔布斯告别之作iPad的水平,更别提追赶iPod、iPhone了。在乔布斯去世后推出的iPhone,因为软件漏洞、续航和服役一两年后体验就显著下降的“计划报废”等备受诟病;笔记本电脑产品MacBook Pro连续三年深陷键盘质量控制丑闻。

        到2019年,苹果新品计划更加相形见绌,难以为继。在2019年春季苹果新品发布会上,苹果连硬件都拿不出来了,只能美其名曰向“软件转型”;在5G手机研发上,苹果已经错失良机,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华为和三星,甚至比中国OPPO、vivo、小米都要落后,成为落后就要挨打的目标。

        谁都清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苹果主要营收都是硬件在唱主角;将来至少也要软硬并重,不可偏废。这两年,苹果应用软件营收在不断增长,但如果没有苹果硬件作支撑,软件业务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

        如果乔布斯还活着,根本就不用怀疑,苹果在5G手机研发上的领先地位,在硬件上的革命性创新。

        苹果或成为一个以模仿和山寨为生的行业追随者

        经营理念的嬗变,让苹果老人心寒。道不同,不与为谋。自乔布斯去世后,苹果高管离职陡增,他们要么去了竞争对手那儿,要么干脆自己艰苦创业。这些人员名单很长,包括零售业务高级副总裁约翰·布劳伊特、苹果高级副总裁斯科特·福斯托尔、苹果欧洲、中东及非洲区(EMEA)副总裁帕斯卡·卡格尼、全球营销副总裁Hiroki Asai、苹果零售业务高级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公司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等。

    乔纳森留给苹果最后的作品——苹果总部

        当然,无论是创业,还是跳槽,这些苹果高管都是希望追逐梦想,不忘初衷——今天的苹果,在库克带领下,梦想早就不是原来那个梦想了,初衷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苹果理念的变化,真的“亲痛仇快”。在乔布斯时代,三星痛不欲生,华为没什么份儿。爱好时尚,追求创新的消费者,都以苹果为首选。在企业界,言及学习对象,超越目标,都必称苹果。

        虽然三星占据着全球手机市场霸主地位,但华为从来没把三星放在眼里,因为华为认为三星不配,而重新创新的苹果,却是华为念念不忘追赶的对象。从这可以看出,对苹果,华为充满尊重;对三星,华为满是鄙夷和不屑。

        为什么会有这种根本区别?

        注重创新的华为是以创新论英雄。到现在,华为似乎只谈对苹果的超越,不谈学习了;而华为超越苹果,已经从目标变成了现实,并在不断拉开差距。

        苹果不再是那个苹果,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而那个黄鹤楼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楼了,我们看到的是经过翻新过的黄鹤楼,形似而神不似了。

        现在的苹果和库克,如果不好好反思和悔过,是迟早要把乔布斯的创新和工匠基因遗失殆尽,褪去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光环,成为一个与三星一样没有什么创新精神,以模仿和山寨为生的跟随者。

责任编辑:全球经济热点网 潘玉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22804号

Copyright © 2011 eco.focu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分辨率调为1024*768